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
提交日期:2013-05-17 10:20:22
南和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3)南刑初字第12号

被告人王某利,男,1987年10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0527xxxxxxxxxxx,汉族,群众,小学文化,系南和县x乡x村人,住该村,农民。2011年7月13日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南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0日转逮捕,9月5日被南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吴某某,男,1991年2月1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0527xxxxxxxxx,汉族,群众,小学文化,系南和县x乡x村人,住该村,农民。2011年7月13日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南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0日转逮捕,8月31日被南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某发,曾用名大发,男,1984年9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0527xxxxxxxxxx,汉族,群众,小学文化,系南和县x乡x村人,住该村,农民。2011年7月13日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南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0日转逮捕,8月24日被南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张某某,男,1978年3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2228xxxxxxxxxx,汉族,群众,初中文化,系南和县x乡x村人,住该村,农民。2011年7月13日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南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30日转逮捕,9月5日被南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南和县人民检察院以南检刑诉(2012)7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2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李光、翟丽然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等四人系南和县长红玻璃有限公司一线成品工段工人。2011年6月26日下午,南和县长红玻璃公司的员工因对公司待遇不满,与公司交涉,后经员工与公司管理人员协商,公司管理人员答应三天后给结果。但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四人等公司管理人员离开后,决定私自停产,但四人所在的生产线仍在运行,致使产出的成品玻璃没人管理,从气垫桌上掉下,全部损坏,共计1121.42平方米。经南和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证被毁坏的玻璃总价值为人民币11445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由于泄愤报复,私自停工致使成品玻璃被损坏,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某利辩称,起诉书指控属实,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意见,没有什么说的,我认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理。

被告人吴某某辩称,起诉书指控属实,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意见,没有什么说的,不再干这样的事了,我认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理。

被告人王某发辩称,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意见,没有什么说的。

被告人张某某辩称,起诉书指控属实,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意见,以后一定好好干,绝对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我认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理。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等四人系南和县长红玻璃有限公司一线成品工段工人。2011年6月26日下午,南和县长红玻璃公司的员工因对公司待遇不满,与公司交涉,后经员工与公司管理人员协商,公司管理人员答应三天后给结果。但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四人等公司管理人员离开后,决定私自停产,但四人所在的生产线仍在运行,致使产出的成品玻璃没人管理,从气垫桌上掉下,全部损坏,共计1121.42平方米。经南和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证被毁坏的玻璃总价值为人民币11445元。案发后,被告人得到了受害方的谅解,受害方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的民事和刑事责任。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王某利的供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一线成品工段的工人,对我们带班长孙燕杰说:“我们要求涨工资”,他说他给领导反映一下。下午2点50分左右我们工段的主任董殿科和两个厂长(不知叫啥)来到我们车间,因为涨工资的事给我们开会,当时,我在歇着,我们这一班的霍永胜和王利发在气垫桌北边抬玻璃,另一班是魏利辉和一个人(我记不清是谁了)在气垫桌南边抬玻璃,因为设备不能停,他们四个人在气垫桌上一直干活,厂长们就叫着我和王某发、张某某、吴某某还有其他工人去开会,会上厂长们答应三天后给我们结果,我们就答应了,将近3点半我们散会了,我们都回到车间,后来,气垫桌上的工人都停工不干了,设备继续生产,玻璃就从气垫桌上掉了下来。霍永胜和王利发在北边抬,魏利辉和一个人在南边抬,这个人我记不清是谁了。我和王某发、霍永胜、王利发四个人负责。我和王某发是一组,霍永胜和王利发是一组,我们每组在气垫桌上干半个小时。我们对涨工资一事不满意,没有去接班。大约停了半个小时。从早八点到下午四点的班。

2、被告人吴某某的供述,因为我们这个工段两个月前反映要涨工资,至今厂子没给结果,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又给带班长孙燕杰说涨工资的事,让他往上反映一下,大约下午两点多钟,我们工段的姓董的段长(具体名字不知道叫啥)和两个厂长(我不知道叫啥)来到我们车间,当时,我和张某某,淮现光、立辉四个人正在从气垫桌上往下抬玻璃,董段长就叫正在歇班的人把我们四个人从岗位上替了下来,就把我四个人还有其他工人叫在一起,说涨工资一事,他们说涨工资一事他们说了不算,得请示经理,最后他们说给他们三天时间,三天后给我们结果,我们都不同意,我们要求马上给结果,后来,厂长们都走了,没商量成。我们就都停工不干了,玻璃都从气垫桌上掉下来摔坏了,停工大约有半个小时。

3、被告人王某发的供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一线成品工段的人想涨工资,我们就给带班长孙燕杰说了,他说:“我给主任反映。”我们就去找到了董主任,他说:“我说了不算,也得向上反映。”我们一起就回到车间,大约到下午14时30分左右董主任和两个厂长(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来到我们车间,当时没有轮到我和王某利抬玻璃在一边歇着,南边(气垫桌南边)是淮现光和魏利辉负责抬玻璃了,张路其把淮现光替下来后我们去开会了。我开会走时气垫桌北边淮永胜和王利发在抬玻璃,南边是张路其和魏利辉在抬玻璃,大约15时30分左右我们开完会回来,我们都没人接班,都停工不干了,玻璃从气垫桌上开始往下掉了。气垫桌北边应该是我同王某利接班的,我同王某利没有接班,当时是霍永胜和王利发在气垫桌上(北边)抬玻璃。开会时厂长给我们说三天后给我们答复,让我们干活,但是回到车间后就没有干活了。一直停到下午16时我们下班,没有人接班。

4、被告人张某某的供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一线成品工段给带班长孙燕杰说涨工资的事,让他往上反映一下,大约下午两点多钟,我们工段的董殿科段长和两个厂长,其中一个姓张厂长,另一个厂长(我不知道叫啥)来到我们车间,当时,我和吴某某备玻璃架,淮现光、魏利辉两个人正在从气垫桌上往下抬玻璃,董段长就叫正在歇班的人把我和吴某某、淮现光三个人从岗位上替了下来,就把我三个人还有其他工人叫在一起,说涨工资一事,他们说涨工资一事,他们说了不算,得请示经理,最后他们说给他们三天时间,三天后给我们结果,我们同意,厂长们都走了。后来,我们都停工不干了,玻璃都从气垫桌上掉下来摔坏了。

5、证人董殿科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玻璃厂一线成品工段带班长孙燕杰给我反映,说一线的工人要涨工资,我就让孙燕杰把工人叫来说一下,这些工人没有来,后来,我听说这些工人要停工,下午一点多钟,我亲自到车间把这些人叫到了我办公室,我给他们解释涨工资一事,我说:“如果我们要涨工资,你们得给我时间,我得向上反映。”他们不听,他们说今天下午三点半之前必须给他们结果,说完他们就走了。我就随后找张建明厂长和杨玉军厂长,我把这个事给他们反映了一下,这两位厂长就叫着我一起到一线成品工段车间,把这些工人叫到一起,张、杨两位厂长给工人解释说:“你们现在不能停工,如果停工会造成很大损失,你们突然要涨工资,我们得给经理反映,你们给三天时间,三天后给你们结果,这些工人就答应了。我们就走了,大约下午三点多钟,一线成品工段的带班长孙燕杰找到我说一线成品工段工人都停工了,玻璃摔在地上都坏了。我就给张、杨两位厂长汇报,厂长就从别的工段调来工人到这个工段把摔坏碎玻璃清理完后,就用其它工段的工人在这个工段干活。摔坏了大约四百块左右,玻璃型号:长2.44米,宽2米,厚0.005米,大约值2万多元。”

6、证人淮小光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早晨8时上班后,我们这一班就给带班长说提工资,带班长说给厂长反映一下。大约到下午14时左右,张厂长和杨厂长给我们开会说:“关于工资的事让我们开会研究一下三天后给你们答复。”等张厂长和杨厂长走了后,我们车间就没有人抬玻璃了,玻璃都摔在地上摔坏了,当时是张某某、永胜、淮现光、吴某某他们的班,当时开完会后他们几个人都不去抬玻璃了,所以玻璃都摔在地上摔坏了。他们都是早8时至下午16时的班,大约15时30分,下一班还没有过来接班,下午15时20分开完的会,开完会后因为工资的事就没有人抬玻璃了,我当时因为腿有伤,这几天一直干点轻活,扫扫地什么的,我这是工伤。

7、证人淮现光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我们工段的工人给我们带班长孙燕杰反映要求涨工资,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我和立辉正在从气垫桌上往下抬玻璃时,我们工段段长董殿科和张厂长、杨厂长(不知道他俩叫什么)来到我们车间,董段长就叫正在歇班的人把我和张某某、吴某某三个人从岗位上替了下来,把我们还有其他工人叫在一起说涨工资的一事,厂长说涨工资的事他得向上汇报,他们说了不算,三天以后给我们结果,我们就同意了,他们走后,我们就停工不干了,玻璃就从气垫桌上掉了下来,摔坏了。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又不同意了,我从早八点到下午四点的班,我和立辉负责一边,对面还有两个人负责那一面,这两个人我记不清是谁了。从下午三点半停到下午四点,后来下一班开始干了。

8、证人孙燕杰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玻璃厂一线成品工段工人对我说要求涨工资,我就找到管我们这个段的段长董殿科,反映工人要求涨工资的事。董殿科说他说了不算,他得给厂长反映。下午2点多钟我在一线成品工段车间时,段长董殿科和张建明厂长,还有一个姓杨的厂长(我不知道叫啥),就来到一线成品工段车间,他们把工人叫在一起商量涨工资的事,杨厂长就让我出去了,他们商量了半个小时左右,两个厂长和段长就走了,大约下午三点多钟,这个段的工人就停工了,不从气垫桌上往下抬玻璃了,玻璃从气垫桌上掉在地上都摔坏了,我就赶紧给段长董殿科汇报了。这些工人中负责从气垫桌上往下抬玻璃的有淮现光、张某某、吴某某、还有一个记不清了,一共四个人。

9、证人张建明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下午2点多钟,长红玻璃厂一线成品工段的段长董殿科对我说一线成品工段的工人因要求涨工资一事,可能要停工,让我去给他们做做工作。随后,我就叫着杨玉军厂长一起到车间给工人做工作,到车间后,我们把工人叫到一起,商量涨工资的事,我对工人说涨工资的事,我们厂长说了不算,我们还得给经理反映,你们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以后给你们答复,他们就同意了。这些工人去干活了,我们就离开了。没待多大会,董殿科给我打电话说:“一线成品工段的工人停工不干了,玻璃都从气垫桌上掉下来摔坏了。”我就赶到车间,到车间后,我见工人都在车间里歇着不干活,玻璃都从气垫桌上掉下来摔碎了。因为生产玻璃的设备不能停,我就赶紧组织人员把摔碎的碎玻璃清理完,让下一班的工人赶紧上岗干活,事情就是这样的。

10、证人霍永胜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一线成品工段的工人想涨工资我们就给带班长孙燕杰反映,他说让我们去找主任董殿科。我们就去找到了董主任,他说他说了不算,他得向上反映,我们就回车间了。下午2点40分左右董主任和两个厂长(不知叫啥)来到我们车间,当时,我和王利发负责在气垫桌北边抬玻璃,南边是淮现光和魏利辉负责抬玻璃,董主任就叫正在歇班的工人张路其把淮现光从气垫桌上替下来,叫着淮现光、张某某、吴某某、王某发、王某利、还有其他工人去开会,商量涨工资一事。这时我和王利发、张路其、魏利辉四个人继续在气垫桌上抬玻璃,大约3点20分左右,我见他们开会回来了,他们都坐在一边不接我们的班,我们就停工不干了,玻璃就从气垫桌上往下开始掉了。我和王利发、王某发、高利四个人负责气垫桌北边,我和王利发是一班,王某发和王某利是一班,我们每班负责从气垫桌抬半个小时玻璃。张某某、吴某某、淮现光、魏利辉四个负责气垫南边,张某某和吴某某是一班,淮现光和魏利辉是一班,他们也是每班抬半个小时。开完会北边应该是王某发和王某利负责,南边应该是张某某、吴某某负责的,应该他们上他们不上我们就停工了。

11、证人魏利辉的陈述,2011年6月26日下午2点多钟,我和淮现光在气垫桌南边,霍永胜和王利发在气垫桌北边,我们四个人正在一线成品工段的气垫桌上抬玻璃,厂子的张建明厂长和另一个厂长(我不知道叫啥)、董殿科段长来到我们车间,因为涨工资的事给我们开会,他们让正在歇着的淮现光、张某某、吴某某、王某发、王高丽还有其他工人去开会,我就和张路其,霍永胜、王利发四个人在气垫桌上抬玻璃,大约3点30分左右,张某某他们开会回来,我问淮现光会开的咋样,他说三天以后给结果,这个时间也就是3点20分,应该张某某、吴某某接我和张路其的班,王某发和王某利应该接北边霍永胜和王利发班,他们都站在一边不接班,我们几个人也就停工不干了,当时,玻璃还在生产,玻璃就从气垫桌上掉下来摔碎了。

12、证人王利发的供述,2011年6月26日上午我们一线成品工段的工人对我们带班长孙燕杰反映要涨工资,他说他得要向上反映。到下午2点40分左右,我们车间主任董殿科和杨厂长(不知叫啥)张建明厂长来到我们车间,当时我和霍永胜正在负责从气垫北边抬玻璃,南边是魏利辉和淮现光负责,不知谁让正在歇班的张路其把淮现光从气垫桌上替下来,厂长们就叫着张某某、吴某某、淮现光、王某发(又名:大发)王某利还有其他工人去开会,大约3点20分左右,张某某他们开完会回来,什么也没说都站在一边不接我们的班,再说我们对涨工资一事也不满意,我们就停工不干了,当时,设备还在生产,玻璃没人抬,就从气垫桌上掉下来。

13、撤诉申请书一份,南和县长红玻璃有限公司决定不再追究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的刑事和民事责任。

14、南和县长红玻璃有限公司入库单、证明,证明因2011年6月26日下午,该厂一线成品段抬板工人私自停工,使生产出的成品玻璃损坏,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5966.25元。

15、价格鉴证报告书,证实经南和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对损坏玻璃价值鉴定总价值为11445元。

16、户籍证明信四份,证实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均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上述证据均当庭进行举证、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利、吴某某、王某发、张某某因对公司待遇不满,决定私自停产,但四人所在的生产线仍在运行,致使生产线产出的成品玻璃没人管理,从气垫桌上掉下,全部损坏,被毁坏的玻璃总价值为人民币11445元。其行为已经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涉嫌罪名成立。被告人犯罪后,在庭审过程中能够如实供述犯罪行为,认罪态度较好,且得到了受害人的谅解,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根据本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王某利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两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吴某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两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王某发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两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张某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两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韩朝增

                       审 判 员  白玉凯

                       人民陪审员  胡瑞科

                       二〇一三年二月六日

                       书 记 员  卢 盼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南和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