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被告人郑xx开设赌场罪一案
提交日期:2012-11-16 11:34:42
南和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1)南刑初字第66号

被告人郑xx,又名王x,女,汉族,1977年5月7日出生,身份证号230xxxxxxxxx,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鹤壁市x社区x委x组,现住邢台市x街x楼4单元302室。2012年1月17日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南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南和县人民检察院以南检刑诉(2012)4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xx开设赌场罪一案,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李光、马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郑xx到庭参加诉讼。经合议庭评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7年夏天,被告人郑xx伙同张为民(已判决)在温荣洲家中开设麻将馆,从中抽头获利。该麻将馆经营了3、4个月,抽头约一万八千元人民币。被告人郑xx获利4千余元。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郑xx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3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郑xx当庭辩解,对起诉书指控没有意见,不懂法,认罪伏法,接受法律制裁。

经审理查明:2007年夏天,被告人郑xx伙同张为民(已判决)在温荣洲位于邢台市桥东区薄板厂家属院的家中开设麻将馆,从中抽头获利。该麻将馆经营了三四个月,抽头约一万八千元人民币。被告人郑xx获利四千余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温荣洲供述,他在邢台市薄板厂是有一套房子,他记不清张为民是否用他这套房子开过麻将馆了,张为民要是说有这事的话那就肯定是有了。

2、证人张为民供述,他和温荣洲媳妇王蕾一块开过麻将馆。是2007年8、9月份开始干的,一共干了三四个月,在邢台市桥东区薄板厂家属院内温荣洲的老家里。当时2007年夏天的时候温荣洲看他没有工作,家庭条件也不好,就给他说让他开个麻将馆挣点钱。他说没有地方。温荣洲让他在温荣洲的老房子(邢台市薄板厂平房家属院)开个麻将馆,他就同意了,他说让他和王蕾一起干,他在麻将馆盯摊,温荣洲同意了。温荣洲说让他为麻将馆买两个空调,他找关系赊(欠账)两个麻将桌,他们准备好东西后就开始干了。平时王蕾、金风臣媳妇、金风鸣媳妇、赵立辉、赵老黑、温荣洲、还有人民医院的一个女的都在那里玩过,另外还有一些人他记不清是谁了。这些人玩麻将的时候赌钱,他们平时都玩五十、一百的。他们麻将馆对在这里玩麻将的人收费,按每桌半天或者十二圈抽五十块钱。他负责平时收钱。他们麻将馆雇了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头,每个月给他五百块钱的工资,他和王蕾每个月一人一千块钱工资,剩下的钱一直积攒着没有分。每天中午的时候还得给在那里玩麻将的人做饭,平时都是他做饭,饭的费用也是从这些钱里出的,另外在麻将馆的两个麻将桌、凳子之类的东西的钱也是从这些钱里出的。他们开麻将馆期间一共收了大约有一万八千块钱。开麻将馆期间他大约得了五六千块钱和王蕾大约得了四千块钱。后来到麻将馆里玩的人少了,挣不了什么钱了,所以就不干了。他把其中一个空调弄到他家用了,温荣洲的弟弟温华洲拉走一个麻将桌,其他东西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了。他负责收钱,平时他经常在那里盯着。在经营的过程中王蕾什么也不负责,她经常去那里玩麻将,有时候她往那里叫几人玩牌。他们玩的时候用扑克牌当筹码,玩到最后的时候依据手里的扑克牌进行结算。到他们的麻将馆玩的人有的人玩麻将,有的人玩推牌九。玩牌九的人一般都玩二十块钱的。去那里玩过牌九的人有老八、柳鹏飞、段利杰、二洲、小老二、占虎、赵老黑,别的还有谁他记不清了。他在他的麻将馆玩过麻将和牌九。玩麻将的每桌抽一百,推牌九的要是塌锅了不抽钱,要是起锅了根据锅里的钱的多少抽二十块钱或者五十块钱。

3、证人赵立辉证明,他在大洲的老家,薄板厂家属院玩过牌。是在邢台市桥东区蓝天大酒店北面,一个胡同里,筒子楼的一楼,一间屋里。他在那儿里打的麻将。他听说这个麻将馆是是张为民在那里开的。2007年的时候他在那儿打的麻将。他听说那个时候张为民没有什么工作,大洲为了帮助张为民,让张为民有个活,挣个钱,就让张为民在他薄板厂家属院那里开了一间麻将馆。张为民跟他关系挺好,没事的话,张为民就给他打电话,叫他过去玩会,就这样他去那儿玩过。麻将馆里有两张全自动麻将桌,还有一个空调。他在那里一般玩的时候,玩的是20、40块钱的或是30、50块钱的。其他的人在那里一般玩的是多大的,他就不清楚了。麻将馆一般玩的是20、40块钱的,每十二圈抽80块钱,30、50块钱的每十二圈抽100块钱。抽的这个钱一般张为民收,他去的时候经常见张为民在那儿。他去玩的时候都是下午,具体麻将馆什么时间开门他不清楚。麻将馆好像开了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吧。他去那里玩了有四、五回。他在那里玩的时候印象当中,见过大洲的媳妇经常在那里玩牌,还有跟大洲媳妇挺好的一个女的,叫什么小辉的,也去那里玩的,其他的人他都没有印象了。

4、证人赵东伏证明,他在邢台市桥东区薄板厂家属院平房玩过牌这间房有里外两间,外间屋推牌九,里面屋是打麻将的。推牌九的有一桌,打麻将的有两三桌,麻将桌都是全自动的。他到那儿都是推牌九。平常推牌九,一般就是推个1000块钱或2000块钱的,一般起锅就是一万多块钱。推牌九赌场一般都是按10%抽钱。打个比方,如果想推2000块钱,就是想下注2000块钱,就得给赌场200块钱,起锅的话,按锅内的钱数再抽10%的钱给赌场。锅内的钱数越多,赌场抽的钱就越多。起锅就是作庄家的,把所有玩家下注的钱给赢了,庄家不做庄了,让给下一家继续作庄,这个过程叫起锅。他知道一个叫杨三的在那儿推过牌九,其他的人他就不认识了。在那儿推牌九的人不少,他在那儿玩的几次,推牌九的人有十来个人。他在那里玩了有两三次。这间赌场是一个叫老民的人开的,但是房子是大洲的。老民经常给他打电话叫我去那儿玩牌。他在那儿玩过几次,他赢钱了,在场玩的人都会从他身上借钱,他输钱了,在场玩的人就高兴,他也就不玩了。平常老民常在赌场负责。

5、证人柳鹏飞证明,他是在2007年夏天的时候,在外面吃饭时听大洲那帮伙计们说大洲媳妇开了个麻将馆,让他没事也去玩玩,就是2007年7、8月份,他也去玩过几次麻将。地方就是大洲原来的那个家里,在邢台市桥东区蓝天大酒店后面,好像是邢台市桥东区薄板厂家属院。他去那就是打麻将,玩了一次牌九。他打麻将有时玩五十,多数玩二十、四十的。他在那儿玩牌九玩五十的锅。他在那儿玩时他见过老段、老民在那玩过,还有别的人他就不请了,其他还有些不认识的人。他只知道是大洲的媳妇开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合伙干的了。在那打麻将是最开始的两把自摸是给开麻将馆的,一共一百元,算是抽的钱,牌九怎么抽不知道。抽的钱一般情况下都是大洲媳妇拿走了。这个麻将馆就一间屋子三四十平方,里面有两张麻将桌。这个赌场开好像开了四五个月。这个麻将馆一天估计抽几百块钱。去麻将馆玩的人一般都是自己过去,有时候人不够了,大洲媳妇也叫别人过来玩。

6、证人张红证明,她知道在邢台市桥东区薄板厂平房家属院有个麻将馆,她去那里玩过几次麻将。这个麻将馆她听说是大洲照顾老民,帮老民开的麻将馆,应该是老民开的。有没有大洲的股她不清楚。2007年春天的时候,二洲给刘影娜说在邢台市薄板厂平房家属院开了一个麻将馆叫刘影娜去玩,刘影娜又叫上她,她们就去了。一进屋就是一个自动麻将桌,里面还有一个套间,应该也是个麻将桌,具体里面还有什么她不清楚她没有进去过,我一直在门口这个麻将桌玩了。她们在这里一般玩的50元、100元的,谁先抠的前两把牌谁出台费,一共出100元。这个麻将馆收费。一般是十二圈牌或者是半天时间收100元,这里叫“台费”,台费出了后,中途换人不另收台费了。他们临走时把台费就放在麻将桌上,老民开的赌场应该是老民拿走了。她那个时候还在上班,不好请假,一般都是星期五下午去,平时她去的很少,这个麻将馆2007年春天的时候开的,开了有半年左右,到2007年冬天,听刘影娜说这个麻将馆这里玩的人不多不干了,她也就不去了。她可能就去玩过三次。在这里玩的人一开始去的时候,人挺多的,大概有十几个人。她认识的有刘影娜、王艳英、二洲、老民、葛小花、大洲媳妇、套间里还有几个男的他不认识。她见大洲来过这里,但没有看见他玩。他们一般都是玩50元、100元的,套间里他们男的玩多大她不清楚。她在这儿输的时候多,一般输赢1000元左右。这里应该有两台麻将桌,她在外屋玩的时候,听见套间里面传出的声音是洗麻将的声音,但他们在里面说的却不是麻将牌。听着里面人挺多,挺热闹,不知道里面他们在玩什么。

7、证人于光喜证明,温荣洲在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有房子,那是他的老家。温荣洲的这套房子没有人住,以前温荣洲在那里开过麻将馆,不干麻将馆以后那套房子就一直闲着。2007年5、6月份的时候,他听说温荣洲在薄板厂家属院的房子里开了一个麻将馆,他就去那里玩,当时那里有两个麻将桌,有很多人在那里玩儿麻将,他们玩的都是五十、一百的,张为民在那里盯着摊,负责麻将馆的管理。这个麻将馆干了两三个月就不干了。他一共就去过那个麻将馆两次。我见很多人在那里玩麻将赌钱,他只认识温荣洲和刘文方媳妇,其他人他都不认识。张为民在那里负责日常管理。听说是因为张为民没有钱,温荣洲为了帮助张为民才让张为民去管理麻将馆的,让张为民在那里挣点钱,可能这里面有张为民的股份。别人在这个麻将馆赌钱时麻将馆从中抽钱,每桌玩十二圈或者半天,麻将馆从前两个扣牌的赢家那里各抽100块钱。

8、证人柴立卫证明,2007年到2008年的时候,张为民和大洲的媳妇在大洲的老家在薄板厂家属院开过麻将馆,让别人到麻将馆赌博。2007年的时候张为民没有工作,大洲为了帮助张为民,就让其媳妇跟张为民合伙在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大洲的老家那里开了个麻将馆,让别人到那里打麻将赌博。张为民和大洲媳妇从中抽钱。刚开始开那个麻将馆的时候张为民没有什么钱,张为民只给麻将馆买了一个空调,算是张为民投的资,两台麻将机和凳子、日常用品等东西都是大洲和其媳妇买的。这个麻将馆开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后来就不干了。开麻将馆期间被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查过一、两次。他见赵立辉去那里玩过。另外还有谁去那里玩他记不清了。到那里赌博的人一般玩五十、一百的或者一百、二百的。大洲媳妇和张为民在赌博的人玩五十、一百的时候,每十二圈抽二百块钱;赌博的人玩一百、二百的时候每十二圈抽四百块钱。到麻将馆参与赌博的人有的人是自己去的,有的人是张为民和大洲媳妇叫过去的。他去过一次,但是他没有玩儿,他见赵立辉和另外一些人正在那里玩。这些人中他只认识赵立辉,其他人他不认识。

9、证人王艳英证明,在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那里有过一个麻将馆。2007年春天的时候,她在那里玩过。那个麻将馆是他听别人说是老民开的,是老民自己开的还是老民跟别人合伙开的她不清楚。每次都是老民叫她去的。老民叫她去的时候总是说麻将馆的人手不够,让她去凑个场。她一共去了两三次。他们在那个麻将馆玩麻将。他们玩麻将的时候赌钱赌钱,玩五十、一百的。麻将馆从中抽钱,她在那里玩的时候都是玩十二圈就走了,玩的是五十、一百的,麻将馆从中抽一百块钱。这一百块钱由前两个抠的人出,每人出五十。要是玩的时间长了或者玩的大了怎么抽钱她就不知道了。他们玩的时候用扑克牌做筹码,最后用扑克牌结账,玩到最后的时候谁输了钱就放在桌子上,谁赢了钱就从桌子上拿走,麻将馆抽的钱应该是老民收走了。用作筹码的扑克牌是麻将馆提供的。她、刘迎娜、磊子都在那里玩过,另外还有很多人,但她不认识。她每次输赢就在一千块钱左右。

10、证人温华洲证明,2007年夏天的时候老民在邢台市薄板厂平房家属院开过赌场。他哥哥温荣洲为了照顾张为民,让张为民在他们家的老房子开个麻将馆。张为民弄了两个麻将桌,按了个空调就开始干了。他记不清他是怎么知道了,他去那里玩了几次牌九。这个麻将馆是张为民开的,还有没有其他人的股份他不清楚。这个麻将馆的赌具应该是张为民准备的。他没有玩过麻将,不知道怎么抽钱。张为民开赌场肯定是要抽钱的,但具体是怎么抽钱的他不清楚,他没有推过牌九。推牌九赌他们在这儿推50元一锅的。他就去过两三次,但没有推过锅,就是扎过几次蛤蟆。推锅是坐庄的意思,一个坐庄的有三个门和坐庄的比大小,扎蛤蟆就是不参与实际牌的操作,只是临时下注。他见过张为民、其他人都是温荣洲、张为民的伙计在这里赌牌九、麻将,具体是谁他记不清了。赌牌九的有六七个人,打麻将的有多少人他不清楚。

11、证人段利杰证明,四、五年前夏天,他知道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大洲的老家,那儿开过一个麻将馆。那个地方是个小院,有两间屋,是个里外套间,发两张麻将桌。他在那里玩过几次麻将牌。张为民、大洲、大洲媳妇蕾子、柴立伟、二洲、刘鹏飞等人都在那儿玩过,麻将馆收钱,每场每个麻将桌出20元,是否还有其他情况他就不知道了。玩完走时,把钱放在麻将桌上或放在窗台上。

12、证人焦志军证明,他知道前几年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里有家麻将馆,那是大洲和老民合伙干的,那个地方就是大洲的老家,他去那儿玩过几次,在那儿“扎蛤蟆”赌钱。2007年夏天的时候,有一次,他伙计刘鹏飞领他到邢台市薄板厂家属院,他到哪儿后,见那个地方是个平房,有两三间屋,是个套间,外屋里支着一张麻将桌,里屋支着两种麻将桌,后他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大洲的老家,是大洲媳妇和老民在这里开的麻将馆。他见屋里有好几个人正在那儿玩,除大洲媳妇和老民外,还有几个男的、女的。他不会打麻将,他就到外屋看人家推牌九,他看了会儿,就跟别人下注“扎蛤蟆”。后他还去那里玩过两次,再后来他就听说麻将馆不干了,一共干了几个月。他们下注一般都是五十、一百的。麻将馆收费,老民和大洲媳妇在那里管理麻将馆,收钱。他去的时候见大洲去过几次,他去了也常不断在那儿玩会儿麻将。

13、被告人郑xx供述,证实2007年温荣洲让自己和张为民在薄板厂家属院的老家干个麻将馆,挣钱和张为民分分,麻将馆干了三四个月,自己获利四五千元。

14、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郑xx,女,汉族,1977年5月7日出生,身份证号230402197705070228,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鹤壁市向阳社区45委10组。

15、抓获证明一份,证明在邢台职业技术学院招待所内将被告人郑xx抓获。

上述证据均当庭进行举证、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郑xx以营利为目的,开设麻将馆聚众赌博,被告人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南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涉嫌罪名成立,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被告人郑xx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对被告人可以从轻处罚;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三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郑xx犯开设赌场罪,判处管制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管制的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对被告人郑xx非法所得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韩朝增

                       审 判 员   白玉凯

                       人民陪审员   胡瑞科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卢 盼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南和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