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法院公告

 

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适用若干问题的思考

作者:胡瑞科  发布时间:2010-09-02 16:06:19


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适用若干问题的思考

 

                 河北省南和县法院 胡瑞科

【论文摘要】

   执行难成为社会的焦点问题,引起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及普通民众的普遍关注。执行难原因众多,但惩罚力度小、违法成本低是很重要的原因。解决执行难最现实、最有效的措施,就是以《刑法》第313条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简称拒执罪)来惩处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被执行人。但在实践中拒执罪运作程序设置不合理,导致拒执罪启动难、适用难,已经成为影响执行的因素。本文对拒执罪适用现状、问题进行了简述,同时就拒执罪适用提出了相关改革建议。

 

【关键词】拒执罪适用  问题  建议

 

执行难,难于上青天。执行难成为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问题,是人民群众意见最大所在,执行难也是目前困扰各级人民法院的问题。在涉法涉诉信访中,执行问题占了很大比例,解决执行难需要各方联动、多管齐下。但最现实最有效的措施就是用好现有法律手段,用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加大对被执行人的制裁力度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但在实际操作中,拒执罪适用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拒执罪这把利剑出鞘难、锋利不够,已经成为困扰执行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   拒执罪适用现状

拒执罪在各地法院适用情况不一,据对1999年—2009年南和县法院拒执罪适用情况统计。11年间法院移送公安侦查案件67件,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1件;检查机关提起公诉9件,不予起诉一件;法院裁判结果是910人被依法处理。其中33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实刑收监执行; 22人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11人被判处拘役3个月;34人被判有罪,免于刑事处分。执行履行情况,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1件中,除1案部分履行,2案未履行外,其余案件在进入拒执程序后,案件均得以执结,被告得以从轻处理。拒执罪适用对老赖起到了巨大震慑的作用,有力推动了执行工作的开展。但从以上数字可以看出,能进入刑事程序的拒执罪案件与执行工作的需要有很大差距,法院移送67件公安立案11件,刑事立案率仅为17%不到。并且其中为数不少的案件能进入刑事程序和申请执行人的努力不无关系,按目前法律程序运作拒执罪能进入刑事程序实在是困难不少。

二、   拒执罪适用重要性

目前社会环境下,诚信缺失,执行难普遍存在,个中原因很多,但惩罚力度小、违法成本低是很重要的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诉法)102条、104条的规定,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可以予以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罚款人民币一万元以下。拘留十五日对很多老赖来说毫无意义,甚至还有的被执行人自己把被子带到法院,要求法院拘留十五日了事。法院还得做工作让人家回家拿钱,否则拘留十五日,法院可以自主采取的最严厉制裁措施实施了,申请执行人得不到钱,问题没有解决,再执行在一定程度上法院是黔驴技穷。至于罚款对老赖根本没有意义,执行标的还无法落实,罚款纯粹是纸上谈兵。而且在《治安管理处罚法》施行后,70岁以上老人、怀孕妇女,因为拘留所不予看管,在目前法制环境下,很多被执行人以老人、孕妇为挡箭牌设置障碍,阻挠执行,仅仅依据《民诉法》102条、104条开展执行工作远远不够。加大惩罚力度用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拒执罪无疑是解决执行难的有效手段。2008年南和法院判决的马某拒执罪一案中马某73岁,儿子马某某交通事故死亡,事故赔偿金属于儿媳的3万元马某拒不执行。司法拘留因马某超过70岁拘留所不予看管,无法执行,此案执行受阻。执行人员多次做思想工作、法律解释无济于事,对马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后,马某很快履行法律义务,被免于刑事处罚,此案执结。但目前法律运作程序现实是拒执罪启动难适用难,某法院王某申请执行谢某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案,谢某故意伤害将王某的儿子打死,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附带民事赔偿4万元。出狱后谢某对民事赔偿拒不履行,住监狱还不赔钱,司法拘留对谢某已毫无意义,迫使谢某履行法律义务只有启动拒执罪刑事程序或许有一线希望。但此案执行法院两次移送公安被退回,经政法委联席会协调,公安收案很快又退回,目前此案申请人王某多次找有关部门反映,法院只能采取稳控措施。

三、拒执罪的管辖不合理影响拒执罪适用

1992年民诉法适用意见第126条规定:依照《民诉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应当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的,由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直接受理并予以判决。在1996年以前拒执罪由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直接受理并予以判决,后根据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以及两院三部一委1998年《关于刑诉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拒执罪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6号)第八条也规定:人民法院认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人的行为已构成犯罪的,应当将案件移送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立案查处。据此,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发生后,人民法院必须将案件材料和有关证据收集齐备,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再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然后人民法院才能予以审判。但是以上规定不合理,拒执罪应当由法院直接受理为妥,理由如下:          

(一)法院在拒执罪的侦查和批捕中角色尴尬
   
法院在拒执罪中没有立案侦查权、逮捕权和直接审判权,若要启动刑事诉讼程序,首先要公安机关同意立案,检察机关同意批捕和起诉,然后才能进入审判程序。这就产生了一些问题,法院在立案侦查、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中处于什么地位,充当什么角色?在公安机关或者检察院不同意立案侦查、批准逮捕或提起公诉时,法院是半途而废,还是据理力争?在公安机关、检察院询问证人、被害人过程中,法院执行人员是否以证人或被害人的身份接受调查?法院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法院的意见对公安机关、检察院来说是公文还是证据?因此,拒执罪的立案管辖权由公安机关行使,使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二)法院在拒执罪的审判活动中具有双重地位
   
按照现行法律规定,法院将案件依法移送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立案查处的前提是法院认为被执行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已构成犯罪,也就是说,法院已掌握或取得了行为人的主要犯罪证据,并且形成了自己的判断。根据地域管辖的原则,这类案件有可能由原执行案件的法院管辖,也有可能由受委托执行的其他法院管辖。如果由原执行案件的法院管辖,那么,原来移送的证据材料经过“辗转”后又回到自己手中。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所有证据材料要经庭审质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院将如何处置原来自己收集和初步认定的证据呢?如果法院以原来自己收集的证据作为定案的依据,那么,法院是否在行使审判权时也充当证人的角色?而公安机关、检察院为此付出的劳动又是否多此一举?如果刑事案件应该由其他法院审理,那么原执行案件的法院是否有出庭作证的义务?如果两个法院的意见高度一致,被告人必定对法院的公证性有所怀疑。而当两个法院意见不一致时,又势必影响审判的权威。假设受理刑事案件的是基层法院,而原执行案件的是高级法院,那么,让高级法院到基层法院作证,与其说这是法制健全的象征,不如说这将成为街谈巷议的笑料。
   
(三)拒执罪法院直接受理符合各国司法实践惯例

拒执罪是发生在法官眼皮底下的犯罪。犯罪事实确凿无疑,不需要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起诉,需要的是对犯罪尽可能及时的裁判。在办理拒执罪的实践中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起诉只是一道程序而已,定罪依据的还是法院执行过程查实的证据材料。如果为了确保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公正,避免自侦自判,这类犯罪可以请求上一级法院指定其他人民法院管辖,或者可以在审判中邀请同级检察院派员出庭监督。
 
 四、关于适用拒执罪改革的建议

() 改革拒执罪启动程序,允许申请执行人以自诉程序启动。

在目前深化刑事审判方式、简化刑事审判程序、提高审判效率的新形势下,改革拒执罪启动程序十分必要,被执行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允许申请执行人以自诉程序启动,这样既能体现司法理念,有利于执行,也符合刑法理论、立法原理和我国国情,理由如下:

1、        申请执行人以自诉程序启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有法律支持

《刑事诉讼法》第170条规定自诉案件包括:告诉才处理的案件;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的人身、财产权利得行为应当依法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的案件,而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以上三类案件被害人可以提起刑事自诉,申请执行人是拒执罪的被害人,被执行人的行为在侵害司法机关正常活动的同时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执行法院和申请执行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均属于被害人的范畴。因此,执行法院和申请执行人均有权提供线索或材料要求公安机关对行为人立案侦查,同时对有证据证实行为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而公安机关不予立案的,有权依照刑诉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向检察院提出监督公安机关立案。对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得行为应当依法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的案件,而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被害人有权提出自诉。因此申请执行人以自诉程序启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有法律支持,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申请执行人自诉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符合《刑事诉讼法》第170条的规定。

2、自诉比公诉方便快捷,可以减少人财物不必要的浪费

自诉人有证据证明被执行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随时起诉,法院可以及时立案、审查,法院对拒执罪的审判更加灵活、简便、高效。公诉启动要经过控告、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批捕公诉、法院审判等诸多环节,对这一社会危害性不大、轻微的犯罪,根据犯罪的性质,公诉不是必须的和必要的,也不符合刑事审判改革的发展要求。

3、自诉可充分体现“申请执行人主义”原则

拒执罪是因当事人之间的经营活动、生产活动中的民事活动发生的,是由人民内部矛盾引起的轻微刑事犯罪。由申请执行人决定是否追究被执行人的刑事责任,符合我国国情和基层实际。自诉案件可以撤诉、可以调解,有利于增进人民内部团结。自诉可弱化“职权主义”色彩,强调自诉人举证原则,有利于民事审判和执行工作的开展,能够充分体现诉讼风险等司法原则和理念。

4、可以充分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利,减少上访、无理取闹事件的发生

因为拒执罪发生在执行程序中,在基层以往的公诉实践中,存在制裁找公安,公安推法院,公安不愿管,检察院懒得管,法院无权管的现象,设定自诉程序,可以避免相互推诿,拒执罪落实难的现象。

总而言之,自诉可以把民事审判、强制执行、刑事制裁有机地结合,构成完整的法律体系,便于监督、便于协调、便于操作。对于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利,解决执行难,保障法院执行工作的顺利开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二)提高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量刑幅度,加大惩处力度。

《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现行刑法是1996年制定的,与当时的社会环境、经济情况是适应的,但经过十几年的社会经济发展,现行刑法规定的拒执罪的法定刑较轻,而执行案件标的额大小十分悬殊,社会影响差别也非常大,最高刑过低对大标的案件来说达不到惩治犯罪的目的。考虑到成本收益,有的被执行人面对巨额利益将甘愿承担最高三年有期徒刑的刑罚。2004年某法院判决的赵某拒执罪一案,赵某将100多户农民的卖梨款30多万元据为己有,法院判处赵某有期徒刑2年,但赵某甘愿坐牢仍拒不履行,就是因为惩罚力度小,导致100多户农民的合法权益至今得不到维护,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不稳定因素。法律权威也遭到亵渎;还有2005年某法院以拒执罪判处的梁某、薛某都是坐牢两年也不履行数万元的标的额。故有必要规定拒执罪“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并将量刑幅度提高到三至十年,按照不同社会危害性处以不同的刑罚,使罪与罚相适应,这样才能遏止犯罪,打击老赖,避免法律白条,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解决困扰各级法院的执行难问题,维护司法权威。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邢台南和法院  冀ICP备10016685号